厉枭

一声不响失踪这么久QAQ 对不起大家!!emmm……这次期中考完就复健啦!!!
衣橱会更的!车也会更的!陷阱也会更的!新坑也会开的!
我爱你们qwq

【叶喻王】吃定你了 2

我又更了就说我很勤奋吧哈哈哈
这章喻总出场了
看京城霸少王总如何包养穷学生小喻











来接王杰希的是外省一个省长的儿子,年纪很小,没见过他。所以当王杰希从门口走进来的时候,这小少爷心思转了三转,才喏喏地上前问:“您是王少爷?”

不怪他认不出来,王杰希皮肤白,年纪轻,脸嫩,要不是一身派头十足的手工定制高档风衣,跟外面随便一个普通大学生是没什么两样。

其实还是很不同的。领着王杰希去包厢的小少爷默默地想。他身后那人只比他略长几岁,气质却完全不一样,有一股不怒自威的威压,让人不敢冒犯,如履薄冰。难怪年纪轻轻就是地头蛇了。

打开包厢门,里面群魔乱舞的一干人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,都没了声音。楼冠宁最先冲上来,冲着王杰希扬起一个笑容:“以为你不舍得回来了。”

王杰希看着他,他的笑很真诚,这是一个真正的朋友间久别重逢的笑容。于是他也放松地笑了:“好久不见。”

周围人纷纷上前,寒暄的,混眼熟的,巴结的。他胃里很空,喝了酒不太舒服,但这些应酬的酒又不得不喝。酒过三巡,他和周围一片人也熟了起来,人际这块他一向做得滴水不漏。

又过了会儿,那帮人开了个赌局,他自然是被推上了赌桌,随便赢了几把,赏了几个筹码给那个之前带他进来的孩子,之后感觉脑袋有点晕,推脱着不玩了。其他人自然是不干,嚷叫着不给面子,他还是笑着推了,大家看他脸色不好也不敢造次,都说等他休息好了下次再见赌神风采。

此时他百无聊赖地倚在沙发上,端着酒杯小口抿着。旁边有个青涩的男孩坐得离他不远,但他那生人勿近的气息搞得人家硬是不敢上前。

楼冠宁也从赌桌上下来了,他是今天的东家,此时下来必定是来陪王杰希的。王杰希微微有些动容。

“无聊了?”楼冠宁也拿了杯酒,在他身边坐下,和他碰了碰杯。“带你去楼上看看?”

楼上是一家私人会所,楼冠宁朋友开的,里面都是些漂亮的小鸭子。

王杰希是gay,这在圈子里不是秘密,说他是圈中名gay也不为过。但是几乎没有人知道,他是个0。他气场太强,又有背景,说出来也没人会相信。但他懒得做1,嫌累,嫌麻烦。他很少419,因为他对1要求很多,必须要干净,技术也要好,长得还得称他心意,并且不能比他弱势。光这最后一条就太刁难人了。他在国外的时候倒是有过几个长期的炮友,不过他心里有个人,所以再好的人也不觉得怎么样,过了没多久也都散了,没跟什么人长久过。

想到楼上那些被公子哥当玩物的小少爷,他自然是摇了摇头。

“今天就算了,喝多了,真的不舒服。”他不解释个中原因,关于他的上下问题,他还不打算让别人知道。

楼冠宁闻言也没有勉强,他们关系铁,有话从来不拐弯抹角。

“那行,我送你回去。”

“没事儿,你忙你的,你给我派个司机。”楼冠宁今儿个做东,实在没有东家先走的道理,王杰希决定不麻烦他。

楼冠宁没再多说,但是坚持要送他到门口。王杰希不推脱了,俩人跟屋里打了声招呼,众人连忙挽留,也有的殷勤的要送他,王杰希摆摆手,又喝了一杯算是赔罪,还承诺下次请客补回来,这才被放出来。

俩人快走到门口的时候,突然前面传来一声巨响。紧接着一个酒瓶子在地上摔成渣渣,玻璃渣子差点溅到王杰希脸上。

“怎么回事!”楼冠宁吓了一跳,把王杰希护在身后,拉住经理低声呵斥。

“楼少,前面有人突然闹事,不知道原因。”经理冷汗直冒,他知道楼冠宁后面的是谁,心道幸好没伤到这位祖宗。

“快去处理!”楼冠宁有点恼火,他眼看那玻璃渣子差点划到王杰希的脸,真出了事于公于私他都不好受,索性没伤着,只是他挺奇怪,这酒吧是他和他朋友合伙开的,那朋友背景也很响,所以基本没人敢闹事。怎么今天还有人敢摔瓶子?

那边很快就平息了,酒吧又恢复了以往的纸醉金迷。经理跑到楼冠宁身前报告:“楼少,都处理好了。没什么大事儿,一个醉汉喝多了对我们一个调酒师动手动脚,这才有了争执。我把这孩子带来了。”说罢他又把身后一个少年往前推了推,低声教训他:“小喻,给楼少王少道歉。”

那个叫小喻的男生低着头,上前的时候还有些发抖,但被他努力忍着。他抬头对着两位太子爷不卑不亢地道:“楼少,王少,不好意思。”

王杰希细细打量了他一番,这孩子很青涩,气质温和,估摸着是出来勤工俭学的大学生。五官说不上多精致,但就是看着舒服,那个词儿怎么说来着——温文尔雅。

这明明不是他喜欢的类型,虽然干净,但以往他也不会搞这种文文静静的学生。但或许是他真的有点醉了,或许是那学生抬头时难掩的傲,他一抬手——

“你,以后跟我了。”


TBC


那么车就放在下一章了。
车技有点生疏,朋友们自行带票(•́₃•̀)

评论(8)

热度(10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