枭锋

老叶是朱砂痣,大眼是白月光(❁´3`❁)

春光乍泄


*喻王前男友   大部分叶王

*春光乍泄英译是 Happy Together 大概就是这么个味道

 

 

 

今年的决赛是微草主场对蓝雨。这两家老对头很久没在决赛里对上了。王杰希本来打算去现场,无奈突然犯了胃病。他正瘫在沙发里打点滴,盐水高高吊在客厅的大灯上。灯没有开,电视机微弱的光映在脸上。他边啃鸭脖边看比赛,潘林激动的声音在客厅里回荡。活像在看世界杯,可惜不能喝啤酒。

蓝雨的那批队员他已经认不得几个了,就一个喻文州一个卢瀚文。夜雨声烦还是剑圣,但不再是那个会在频道上疯狂刷屏的剑圣。五期前的选手恨不得走了个干净,只留下了一个喻文州。

蓝雨今天的状态非常好,每个人都打得很努力,孤注一掷,破釜沉舟。高英杰心态不稳,中了喻文州一个陷阱。王杰希看得出来,他们是想拿个冠军给喻文州。这场比赛打完,不管结果如何,他都要退役了。

太久了。王杰希有点恍惚,喻文州都要退役了。可是五赛季他第一次拿冠军,七赛季再次捧起奖杯,十赛季末第一次参加世邀赛……这些事情好像就发生在昨天。他闭上眼睛,甚至还能回想起很多细节。



“祝贺你。”

结果是蓝雨赢了,喻文州拿到了他职生涯中的最后一个冠军,没有留下什么遗憾。电视上还在回放他宣布退役的消息。王杰希想了想,给他拨了个电话。

喻文州压低嗓音柔柔地笑。他那头很吵,应该是在和队员聚餐。两厢无话,王杰希一时有些懊丧这个电话打得太冲动,正准备礼貌地表示你们吃我就不打扰了,喻文州突然开口:

“杰希,明晚一起吃个饭吗?”



王杰希整了整领带,镜子里的他戴着墨镜西装笔挺,嘴角紧紧绷着。一个冷酷的霸道总裁。今晚叶修加班,他要去赴喻文州的约。

“来啦,坐。”

喻文州没有特意打扮,就像是和朋友出去撸个串。但他们是前任,不是朋友。

他一到菜就上了。喻文州对他的口味清清楚楚,点的都是他爱吃的。他藏起自己茫然无措的眼神不给喻文州瞧见,安静地低头吃菜。

别说一起吃饭了,分手后他们连话都没说过几句。他嘴上应和着喻文州说起的雾霾与堵车,思绪早就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。说分手的那个晚上,喻文州问他:还能做朋友吗?

“已经决定了,去联盟上班。”

他回过神,不动声色地接话:“要在这边定居?房价可不便宜。”

盘子里的提拉米苏剩了大半。很少有人知道他嗜甜。在一起的时候他俩差不多跑遍了北京和广州所有的甜品店,他尤其喜欢这家的提拉米苏。现在再来吃,却总觉得不是那个味儿了。

喻文州抿了口红酒,“不会,六赛季就买了。”

这话出口两个人都是一愣。这房子王杰希知道。异地恋不容易,喻文州当时说退役要来北京,就买了房。房子在三环,两个人一起装修的,所有的东西都是一式双份。当时的心情他都记得:这是我和他的家。他还有钥匙。

喻文州显然也想起了这段往事。钥匙他还留着吗?……他现在每天要回的是他和叶修的家了。没人说话,包厢里响起的古典音乐缠缠绵绵。王杰希终于抛出那个多年横亘在他们之间的疮疤:“喻文州,那个晚上,你到底要说什么?”



叶修回到家都九点多了。屋子里没开灯,黑的,电视机的光线映在王杰希脸上幽幽发蓝。

“吃了吗?”叶修打开灯。

“吃了。你把灯关上,我看电影呢。”

叶修又关了灯。他走到王杰希身边坐下。电影才开始没多久,画面中两个男人正在做.爱。他看了眼片名,春光乍泄,一部同志文艺片。苏沐橙也看过,他跟着看了两眼,后来睡着了。

没看多久他又想睡觉。王杰希说王家卫的电影就是这样,没什么剧情,拍的是一种状态和情感,所以才叫文艺片。他看得很专注,眼睛闪闪发亮。

叶修咧嘴,觉得挺可爱。他捋了把王杰希柔顺的短发,在人脑门上啾了一口,也开始认真看。画面里何宝荣坐在医院走廊的长凳上,眼神无辜又狡猾,再次对黎耀辉抛出那句让他最无可奈何的杀手锏。

“不如我们从头来过。”



事后叶修倚在床头抽烟,王杰希突然靠过来,认真的问他:

“你说他们真的能从头来过吗?”


叶修不太懂他问这话的用意。早些年喻文州和王杰希之间的那点破事没几个人知道。两个人怪会拿腔拿调,见了面装的比谁都不熟,一口一个王队喻队。但是叶修看得出来。滚烫的爱意在眼中燃烧,四目相接,连空气都灼人。后来王杰希身上的那种期待的朝气突然消失了,他猜大概是分手了。他觉得王杰希这话是在问喻文州,也可能不是。有个EX并不奇怪,有的人放得下,有的人却了不了余情。

他和王杰希搞在一起是八赛季。那场全明星全场只有他一个人站起来鼓了很久的掌。陈果不住地拉他,他不想坐下去。心里有一种奇异的饱胀感,像是被人狠狠戳中了最柔软的地方,震撼裹着酸涩。

晚上送走苏沐橙,犹豫了半天还是约了王杰希,两人捧着奶茶走到外滩吹风。王杰希心里有事儿,叶修想问他值得吗,又觉得不用问。这个人做事哪看什么过程呢,为了荣耀,为了总冠军,他在乎的东西实在太少了。叶修看着白惨惨的月亮,说今晚月色真美。王杰希停下来盯着他看,然后他们就滚上了床。

快进去的时候王杰希拦着他,没套子。叶修跳下床捡起裤子,从口袋里掏出一个。王杰希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。其实来的时候叶修没准备做这事儿,他懒得解释什么,又重新吻了上去。吻着吻着王杰希的电话响了,他随手掐掉。安静了一会儿又响了一次,他俩都没理,在黑暗中暧昧地交换着津液。电话自动挂断后第三次响起来,叶修觉得大概是有急事,虽然很扫兴,还是下床把手机拿给他。屏幕上闪着喻文州三个大字。他眼神一动。王杰希没接,直接拆了电池。

叶修进入的时候王杰希突然支起身子和他接吻。他的眼神莫名奇妙地决绝,像一匹受伤的孤狼。



“我觉得从头来过有两个意思。”叶修冲他吐了个烟圈。“一是他们俩从头来过,二是他们各自重新开始。”

他这话导向性挺强。他知道喻文州刚退役,要来北京工作定居,以后他们京城线下聚会还都得带上这个定时炸弹。但他不是想暗示什么,他觉得没必要和王杰希耍这个心眼,只是他就这么想。哪一个从头来过更好他也不得而知,有些事情经历过才明白。

王杰希抽走他的烟吸了一口,冲他吐了个不成型的烟圈,睡了。




四月份的时候王杰希说要去阿根廷。他请了个长假。叶修等他订好了机票才知道这事儿,王杰希跟他说过,但他没想到是认真的。

“去阿根廷干嘛?”

“去看伊瓜苏大瀑布。”

这名字很熟悉。叶修想起来是他们去年夏天一起看的那部电影。王杰希挺期待,还在网上淘了一个片里出现过的台灯,小心地放在包里。隔天他俩去机场,被粉丝拍到发了微博。照片上两人都只戴了副墨镜,牵着手走地十分坦荡。评论里粉丝们都见怪不怪了,这些年他们几乎对着全世界半出柜,只是一直没有公开。苏沐橙开玩笑地问过他们准备什么时候公开,王杰希没什么反应,他也没再提。他没问过原因,是因为放不下什么人还是别的什么,但他很相信王杰希。



阿根廷的夜景真的很美,就像电影里那样,美得迷离。他们并没有确切的计划,每天走走停停,悠然闲适。住的地方是一家公寓,不大,叶修每天在那盏旧台灯散发的柔和光晕中入睡,觉得很安然。

晚上吃过饭,叶修叼着烟,搂着王杰希走在阿根廷的街头。他突然想起那场电影里的探戈。风呼啸着刮起落叶,就像一支探戈。

“给我一支烟。”

王杰希停下来,靠在街角冲他懒懒地笑。

叶修抖出一支递给他。是万宝路,王杰希不太抽得惯。他喜欢薄荷烟,叶修总嫌薄荷烟太娘。

“火呢?”

叶修又掏打火机。他突然凑近,叼着烟对着叶修的烟头点火。他垂着眼,黏稠的眼神和温热的鼻息胶在人脸上。叶修专注地盯着烟头的火星。

下一刻,叶修把他抵在墙上狠狠地吻,烟还没来得及落地就被风吹远。叶修吻得很凶,恨不能吻到王杰希喘不过气,再也不敢用这样缠绵的眼神勾引他。

两人气息不稳地分开,又点了烟,靠在街角安静地抽。王杰希的手机突然响起短信提示音。他拿出来一看,是喻文州,划开锁屏,大概是祝他旅途愉快之类的客气话。他的视线扫过上一条短信,好几年前发的。

喻文州:还能做朋友吗?

王杰希:永远不说话的那种吗?

分手的时候王杰希删光了所有短信,只留下了这两条。烟快要烧到手指,他猛地吸了一口,把烟头丢在地上碾灭。手指划过红色的删除,又删了许多垃圾短信,界面上只留下一个叶修。

很多事情都和喻文州那晚要说的话一起裹挟在风中,或者被他埋进心里。

他转头又和叶修交换了一个带有烟味的吻。吻得不深,但很温柔。


叶修其实觉得伊瓜苏大瀑布和黄果树瀑布差不多,王杰希倒是兴致勃勃地拍了很多照片。他觉得很好看,更多是感到幸运。黎耀辉和何宝荣没能走到最后,他和叶修却一起来到了瀑布前。



回北京的时候已经到了五月下旬。王杰希六月才去上班,索性窝在家里整理旅行时候的杂物。他洗了很多风景照,选了几张好看的放进床头柜的大相册里。那是叶修的相册,记录了他的成长轨迹。十五岁以前是他和叶秋,之后都是他和王杰希。王杰希看了看日期,后天是叶修生日。


5月29号他发了条微博。配字生日快乐,附上两张照片。

第一张是七岁的叶修,戴着寿星帽,嘴角沾着奶油,冲着笑得活泼。第二张是两个人,叶修依然带着幼稚的寿星帽,王杰希闭着眼睛轻轻亲他的脸颊。他的表情有点惊讶,眼角向下的弧度却很柔和。 

 

 

END

评论(15)

热度(375)